当前位置:首页>廉政广角>读文思廉>浏览文章
阳昼论钓
添加时间: 2017/12/27 8:40:55      来源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     打 印     关 闭

  春秋战国时期,一些看上去普普通通却聪明和博学的智者,往往隐居在民间,不求闻达,过着简朴自安的生活。阳昼就是这类隐士。


  孔门七十二贤之一的宓子贱被鲁国国君任命为单父的县令。上任前,宓子贱特地来到乡野,拜访阳昼。


  宓子贱告诉他,我就要到单父上任去了,专程来向你请益,想听听你的金玉良言。


  阳昼说,你的来访让我受宠若惊。不过你要知道,我从小就是一个地位低下的人,既没有从过政,也不曾治过民,更不懂如何开展工作,为老百姓做事。不过,我倒有一点钓鱼的经验,说不定能值得你参考一二。


  宓子贱说,那我就洗耳恭听先生的赐教。


  阳昼就讲起垂钓的体会。他说:在我们这边的河流里,你安好钓饵,理顺钓丝,挥动钓竿,甩到河流中央,浮漂很快就抖动起来,你甚至能看得到有很多的鱼游过来吞食。这种急急忙忙围着钓饵转的鱼,老乡们管它叫阳桥鱼。这种鱼,肉薄且柴,味道不佳,连猫都不屑吃它。但是,同在这边的河流里,还有一种鱼,说它有,又像是没有,说它没有,其实那是有的。它好像在吞食你的鱼饵,又似乎不在意你的鱼饵,老乡们管它叫鲂鱼。这种鱼,体大,肉多,味美,鲜嫩……


  说到这里,宓子贱说,我听到了,我明白了,我记住了。


  于是,宓子贱走马上任。单父县位于苏、皖、豫、鲁四省交界处,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交通发达,人口众多。宓子贱刚进入县境,便看到当地迎接他的官员士绅,以及接风的、扫尘的、端茶的、送水的、打千的、作揖的、请安的、问好的,络绎不绝于途。宓子贱对他的手下人讲,咱们快马加鞭,赶紧躲开这些人吧,这就是阳昼说的那种阳桥鱼啊!他到单父以后,没有重用这些趋奉逢迎之辈,而是礼贤下士,请出那些德高望重有才能干之人,共同治理单父,为政三年,单父大治。(李国文)


中共大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  大连市监察局(主办)
copyright © 2016-2107